您好,欢迎访问《温水擦浴》 网站地图

服务热线

淘宝天猫旗舰店店铺

产品简介

 

两年前,“单独二孩”放开的消息传开后,犹如给了很多生育意愿强烈的“非独”70后当头一棒,死了生二孩的心。而今,全面二孩的放开,70后成了受影响最大的一群人,也让这个生育能力渐弱的群体陷入了集体彷徨——想生却生不了的尴尬困扰着太多“奔五”的70后妇女和家庭,而无限逼近的生育极限也迫使他们与时间赛跑。

三个70后家庭的二孩之路

近日,“全面二孩”的消息传出,标志着独生子女政策将在中国正式结束。尽管新政策仍未落地,但“二孩,生还是不生”已经成为人们闲聊时的话题。在跨越了70后到90后的婚育人群中,有表示“坚决响应”的行动派,也有大呼“养不起”的拒生派。其中最为纠结的,莫过于即将“奔五”的70后们。许多70后妇女生育期已接近结束,只能眼看着错过“二孩”的末班车。

近日,华商报记者走进三个70后家庭,分享他们有关二孩的故事。

故事1

44岁的老洪:没时间了 这一生都白过了

在得知二孩政策放开后,女儿已经上初中的洪树林夫妇突然陷入了一种新的困境。44岁的老洪,失眠的老毛病又犯了,整宿地抽烟,心中五味杂陈。而正在吃中药调理的妻子赵婷,突然发现自己的婚姻陷入了某种“危机”。

能生了 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如果不是独生子女政策,老洪夫妇俩可能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母。

妻子赵婷三年前曾意外怀孕。当时赵婷还不到四十岁,老洪也曾经考虑留下这个孩子。可是孕期的妻子,总担心孩子没长好,加上各种外部压力,两人最终到医院堕胎。在当时的老洪看来,“独生子女政策已经实施了三十多年,只有一个女儿虽然说不上什么‘光荣’,但至少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说,绝大多数已经形成共识,二孩并不是一个必选项。”

吞吐的烟圈儿让老洪的讲述显得意味深长,“超生红线以前也不是说绝对不能碰。可是在过去,‘一个’是基本国策,这孩子国家是不需要的,他不合法,生出来也别扭。就像收庄稼,一年一茬,可七八年不收了,也就磨蹭过去了。”

然而,如今面对全面放开二孩的消息,却令夫妇俩陷入彷徨。在家里老洪尽量避开二孩话题,但当不堪重负的妻子提出“去医院检查”时,老洪突然感到巨大的失落,一时竟感慨“没时间了,这一生都白过了”。

其实,早年曾有老友揶揄没生下儿子的老洪,“那么蹦命干啥,将来还不知便宜了哪个王八蛋呢。”老洪后来承认这句话“触动”了他。但出生农村的老洪与妻子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作为同龄人眼里的“半个”精英,他一开始就“本能”地摒弃了重男轻女的习俗。

老洪的母亲当年在42岁时才生下他这个幺儿。对于老洪唯一的女儿,老母亲从未说过半个不满意,唯有84岁临走前留下一句话,“宁叫儿气死,莫叫儿想死。”而今,44岁的老洪方才体味到这句老话里的“无奈”。但面对“国家”的需要,老洪夫妇这一次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妻子已经有了早期的更年期症状,一直在吃中药调理,钱不是最大的问题,但是按照她现在的健康,要生二孩,风险太大。”

迟到的生育福利 已无力改变生命轨迹

与正在老去的1.5亿个独生子女家庭一样,老洪也不得不面对养老压力。一想到宝贝女儿将来要嫁“旁人”,老洪会像个孩子似的感性起来,“等女儿嫁了,我就到终南山去隐居,再也不出来了。”但冷静下来,他又恢复了理智,“我们这辈人注定要进养老院的,哪能给孩子添麻烦呢。”说到底,老洪对“二孩”的念想似乎又与“传宗接代”无关。

老洪无法忘怀与女儿小时候的一段对话。“当时一位长辈过世,不过三四岁的女儿问我‘爷爷去哪儿啦?”我就随口告诉她爷爷去天上了。女儿又问我‘为什么要去天上?’我就说,每个人都会死,将来有一天爸爸妈妈也会离开这个世界去天上。结果孩子哭得稀里哗啦的,伤心了一天一夜。”

“我没办法,只好叫来妻子帮忙安慰,编造了很多话,说我们将来都会在天上看着她,我们还会有很多彩色的翅膀,红的、蓝的,才把丫头给哄乖了。”

女儿的反应给了老洪莫大的触动。他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如果有一天我和她妈妈不在了,孩子怎么办?哪怕多个闺女,也不一样啊。”

在同事朋友关于“二孩”的热议中,老洪决定给自己放个大假。他请了年假关了手机,躲到家里闭关去了。而对于许多的70后来说,迟来的生育福利不过是水面的涟漪,纠结过后,被“一孩政策”改变的生命轨迹已无力挽回。

故事2

40岁的西安公务员:搭上末班车 期待政策在孩子出世前落地

对于西安的耿大成夫妇来说,“二孩普遍放开”的消息简直是一场及时雨,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按照此前的“独生子女”政策,这个即将到来的孩子很可能使二人被“开除公职”。

顺利的话 他们的二宝明年6月出生

“你知道新政策什么时候落地吗?”11日晚,西安北郊,陪着女儿上英语培训班的耿大成向华商报记者打听着“二孩放开”的最新动向。三个月来,耿大成夫妇一直小心地保守着一个秘密,他的妻子怀孕了,“如果顺利的话,二宝将在明年6月出生。”

今年40岁的耿大成与妻子都来自陕西农村,且在西安有稳定公职,妻子是一名医务人员,耿大成在司法系统上班,属公务员。

对于耿大成来说,“二孩完全是个意外。以前亲眼见过村里超生的被拆了房子,没收了粮食,还罚款。现在咋说变就变了?”

按照此前的政策规定,属于“非独生子女”的夫妇俩一旦要二孩,将会因超生面临“开除公职并交纳社会抚养费的处罚。根据陕西现有的政策,二人需要交纳20万左右的处罚款。”“养不起”成了耿大成的现实考虑。“我们俩每个月的收入加起来八千左右。大女儿今年6岁半了,上一年级,一年光择校学费和兴趣班的花费,就要三万多。不怕你笑话,我看起来是个中层干部,实际上是寅吃卯粮。再要一个,说实话,养不起。”

由于种种政策限制和风险,耿大成得知妻子怀孕后的第一反应曾是“流掉”。夫妻俩商议后达成共识,“生活压力太大,要二孩也带不来幸福,与其这样不如放弃。”

破釜沉舟 曾做好被开除公职的准备

然而,9月初,二人到医院检查时,主治医生的建议却让二人犯了难,“根据妻子的健康状况,手术流产的风险太大,不如生下来好一点。”这是耿大成没有预料到的,“骑虎难下”的耿大成在反复权衡后,最终决定“破釜沉舟,豁出我20年的工龄不要了,大不了被单位开除公职。”

就在他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后,半个月前的二孩新政却给他带来了戏剧性变化,“即将失去的饭碗保住了。”当天,听到一位60后领导向他感叹“政策变软了,机会却永远错过了”,耿大成差点激动地流下泪来。

与70后纠结的心态不同,耿大成发现,对于身边的60、80、90后夫妇来说,二孩的选择简单很多。“60后已经过了生育期,没得选择。80后表弟则认为,无论有没有放开二孩,都只生一个,自己活得轻松才最重要。”

耿大成的考虑与经历有关。“我和妻子都不是‘单独’,我有两个姐姐,妻子娘家姊妹六人。我们这一代人都是这样过来的。到现在家里的大件儿也都是姊妹间互相帮扶着添得,众人拾柴火焰高,遇到大事有个商议。可现在的家里孩子都是小皇帝,一个孩子独苗难长。”

“独生子女没有兄弟姐妹,第二代没有叔伯婶姨,第三代则没有了任何通常观念中的亲戚了,整个家族亲情的纽带将被完全割断。”

然而,从“4+4+1”的家庭结构到“4+4+2”,给孩子多个伴儿也意味着更多的背负。如今,他每天密切关注着新政策落地本省的新闻,“但愿孩子出生前,政策能在陕西落地。”

故事3

37岁的产科医生:我太知道一个孩子的孤单了

林颖是甘肃省定西市某医院妇产科主任。作为独生子女,出生于党政干部家庭的她如今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女孩九岁、男孩两岁半。得知二孩政策普遍放开的消息后,37岁的林颖偷偷乐了。她庆幸自己三年前坚持生下了儿子。

冒着被开除公职的风险给女儿“生下一个伴儿”

从小到大,林颖一直是父母眼里的乖女儿,领导眼中的好同志。然而,三年前,这个“模范”医生却冒着被单位开除公职的风险,做出了一个“违反政策”的决定。她“精心谋划”后,托关系向单位请了长假,猫在同在一个县城的娘家偷偷生下了老二,“给女儿生一个伴儿”。

多年妇产科工作的经历让林颖对所面临的风险心知肚明,“但为了孩子,顾不了那么多了。”令林颖意外的是,在她的二孩之路上,遇到的最大阻力不是外部压力,而是来自丈夫张明明。“丈夫坚决反对要老二,怀孕期间一直与我冷战。”

今年36岁的张明明在县城经营着一家颇具规模的酒店。近日,在酒店打烊后,张明明向华商报记者讲述了这段经历。“听林颖说又怀孕了,我当时非常生气,我的态度是立即到医院堕胎,差一点点就……”说到儿子,张明明夸张地撇了一下嘴。

在后来的沟通中,林颖得知丈夫反对二孩的“心结”缘自不为人知的经历。原来,张明明与妹妹二人并非父母亲生,当年,为了“延续香火”,他被祖父母做主,从自己的二伯(生父)家过继给了没有生育能力的养父母。而妹妹则是后来由母亲领养的。

“我是上初中时从同学口中得知自己身世的。我完全不能理解,儿子、香火,有那么重要吗?如果我是一个女孩,这辈子可能完全不同。”

被过继的身世是张明明无法接纳又无从改变的现实。他从此拒绝与相隔一条街的“二伯母”、自己的生母往来。“我早都下了决心,这辈子只要一个孩子,最好是一个女孩。”

“单独二孩”放开才摘掉“计生黑户”的帽子

而对于“二孩”的决定,妻子也寸步不让。“我父母当年本来可以要二孩,但那个年代的人重荣誉爱先进,就响应国家的号召只生了我一个。可是后来,母亲后悔了。”

林颖不希望女儿重复自己成长的孤单。“我父母的老家都不在本地,小时候只有过年过节时才能回老家,与亲戚、表姊妹们团聚。我虽说没有缺吃少穿的烦恼,但我太知道一个孩子的孤单了,没有人跟你抢,也没有兄弟姊妹可以分享。”

夫妻俩“冷战”了数月,直到孩子即将临盆。林颖回忆,“孩子在肚子里时一直很健康,生产时却出现了难产。”

眼见着林颖和孩子都命悬一线,曾经漫不经心的张明明幡然醒悟。他当即“噗通”跪在了产房外,死心塌地地接受了儿子,“我错了,假如他们俩有任何闪失,我会终生不安。”

这场二孩的僵持最终以儿子顺利出生而告终。为了规避政策“红线”,林颖一直将儿子养在娘家。为了应对可能的政策瓶颈,林颖甚至准备效仿一位姐妹“假离婚”。“按照当时的政策,要是在乡村,一旦怀上二胎被发现,马上就会被乡上的计生干部领来医院引产。如果是行政事业单位的,还会被开除公职。县城还相对宽松点,可是谁敢冒险?”

不过,在儿子半岁时,林颖迎来了全国“单独二孩”放开的曙光。“抢跑”的林颖才敢给儿子摘掉“计生黑户”的帽子。她始终觉得:“二孩是自己这辈子最明智的决定。现在好了,以后我们老了,至少女儿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亲人,哪怕是吵架呢。”(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人物为化名)

根据国家卫计委的预计,“二孩”放开后,中国短期内出生人口将明显增加,生育水平会有所回升,到2020年左右约有1700万人出生。而对于许多育龄人群来说,“生与不生”都不是一个轻松的选择。近日,华商报记者走进陕西省人民医院产科二病区,请该科吴桂清主任、副主任医师秦利讲述那些有关二孩的问题。

有二胎孕妇“过度自信”忽视产检

11月中旬的陕西省人民医院四楼产科门诊,在结束了一个上午的接诊后,产科二病区主任吴桂清无奈地告诉记者,尽管“我已经多次强调产检的重要性,但总有病人找各种理由躲避、拒绝有关糖尿病、甲亢和唐氏等项目的筛查,因为她们‘自我感觉挺好的’。做医生的最头疼的是这种头胎顺产的高龄产妇。”中午回办公室吃饭时,她这样感慨。

吴桂清目前还担任陕西省医学会妇产科分会常委、西安市围产学会常委。在超过20年的从医生涯中,她见过各种妊娠并发症案例。 在“二孩”放开后,感兴趣咨询的高龄妈妈不少,但经验告诉她,“首先是高龄妈妈的风险。”

在高龄产妇的问题上,吴桂清有着沉痛的经历。两个月前,吴桂清就曾接诊过一位35岁的妈妈。在千辛万苦生下二孩后,才发现属于先天愚型,即患有“唐氏综合症”。这位妈妈后来在到医院咨询检查时哭诉,非常后悔没有听医生的话做孕期“唐氏筛查”,造成了整个家庭的“灾难”。

“还有一些患有妊娠糖尿病的妈妈,由于不了解妊娠糖尿病的危害,结果没能按医嘱测血糖,导致临床上出现新生儿窒息、死胎等问题。孕妇在思想上不重视,反而更危险。”

“还有的老人认为,现在的女性太金贵,过去在家里就把孩子生了照样没事。这也是一种误区。孩子的情况在不断变化,现在的女性身体条件可能也和几十年前的人不一样。”

“二胎通常产程都比较快,有的住院后还来不及做完全面检查就生下了宝宝,但生产后却出现大量出血和羊水栓塞,甚至有生命危险。”

“营养条件改善,缺乏运动加上暴饮暴食等不良饮食习惯,近年来,高龄产妇中的糖妈妈(妊娠糖尿病)、高血压等妊娠并发症明显增多。”吴桂清说,“国际上对女性孕前的岁数没有一刀切的规定,但要怀孕首先要求父母健康。怀孕年龄越大,生下缺陷儿的几率也就越高。一定要做好必要的产前诊断筛查,将风险降到最低”。

年龄越大 发生合并症的风险也越大

有着同样忧虑的还有多年从事产前诊断的该院副主任医师秦利。近来,在她的微信朋友圈中,时不时有70后同学询问,“咱这年龄敢不敢再生一个?”还有的担心“丈夫想要二胎,自己力不从心。”其中,有观望的,还有已经来医院找她取环备孕的。

秦利说,自己的同学大多是70后。按照医学上35岁的划分,她们都算“高龄”,“一方面是二孩的迫切,另一方面则意味着更高的难度和风险。38岁以后女性的排卵功能会急速下降,像跳水一样。40岁以后每个月也有排卵,但只有百分之一的受孕机会。即使辅助生殖成功率只有40%,此外,怀孕发生合并症风险也越大,有既往病史的高龄妈妈更要注意,比如高血压和糖尿病就常常‘狼狈为奸’。所以如果要二孩,夫妻一定得根据自身情况慎重做决定。丈夫一定要理解妻子的身体情况,有一些意外完全可以通过检查来避免。”

秦利向华商报记者举了刚刚发生在产科住院部案例。一位高龄妈妈被送来时已经是重度脂肪肝,生下二孩后自己却被送进了抢救室透析,至今面临生命危险。

吴桂清还遇到过一个悲伤的例子,“有一位失独母亲,在心情恢复后到医院做检查,要求做试管婴儿。但医生检查后发现,两侧卵巢只有一个卵泡,而且功能很不好,只好建议其放弃。但她本人很难接受,多次到医院来,希望我给做辅助生殖的医生说说好话。”

生老二 要照顾老大的感受

此外,秦利认为,夫妇俩在决定要二孩时一定要照顾到老大的心理感受。一个月前,她就接诊了一位因13岁的女儿反对而堕胎的妈妈。由于女儿哭闹、绝食,这位母亲不得已放弃了二孩。“社会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过去,要不要弟弟妹妹都是父母说了算,可是现在不同了。独生子女一代得到了太多的爱,突然冒出一个弟弟妹妹,他们会觉得自己在家里的地位受到了影响,自己的爱被抢走了等等。所以家长在怀孕前一定要做好老大的工作。”

“还有的独生子女,一开始反对,结果有了弟弟妹妹后,反而变得很懂事,帮忙换尿布,性格也开朗了很多。所以父母除了提供物质条件,还应在要老二之前学习如何平衡两个孩子之间的关系。例如父母无论在怀孕或者是分娩后的日子,都应该每天抽出最少半小时和老大单独相处,尽可能让大的孩子感觉到父母对自己的关心是不会随着弟妹的出现而有所改变的,他(她)和弟妹在父母心中是同等的重要。”

广州媒体调查

70后男性近九成想生 女性想生的不到两成

“全面二孩”放开后,70后成了受政策影响最大的一群人。在记者的随机调查中,广州100名70后男性中有87人表示愿意生,而100名70后女性中愿意的不到20人。

有些70后老公尊重妻子不要的意见,但也有些特别固执。“有了女儿后我早就想要一个儿子,但因为是公务员,我们两个又都不是独生子女,现在终于等到全面放开了,我真觉得是上天给我的礼物。我给儿子的名字都起好了。”70后的朱先生对全面放开二孩的政策举双手赞成。

相比朱先生的执着,杜先生就显得随意很多。“生当然好,孩子可以多一个伴儿,多一个孩子多一份幸福啊。”

而面对最后的生育机会,很多70后妇女却显得痛苦和纠结。已经39岁的刘女士坦言,“女儿已经13岁了,上初二,生活上基本不用操心。我好不容易可以在工作上和自己的生活上享受更多快乐,如果又生一个,等于一切要从头来过。”

害怕失去现有的平静美好生活,是部分70后女性的心态。采访中,不少70后更实际地提出:“养个孩子你知道要多少钱?最少也要上百万元,现在我养一个经济上都捉襟见肘,如果再生一个,生活水平真是很难保证。”在公司做职员的邓小姐告诉说。

经济问题之外,另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也困扰着70后的女性们。“一旦二孩生出来,谁帮着带?我父母都快80岁了,不可能帮忙,请保姆不放心,最终只能辞职做全职妈妈。”陈女士说,当她把这些问题抛给想要二孩的老公时,老公也不得不放弃这个念头。 据《羊城晚报》

来源:中国青年网                      时间:2015-11-16

【查看更多】

其它产品